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新聞 -> 新聞頭條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意見》(附全文)

發布時間:2021-01-20 16:34:05


   2021年1月20日上午10:00,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媒體新聞發布廳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意見》并回答記者提問。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研究室主任姜啟波,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長劉敏,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周加海出席新聞發布會,由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局副局長王斌主持新聞發布會。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研究室主任姜啟波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全面落實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努力做好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加快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少年司法制度,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關于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意見》,今天向社會公開發布。

   未成年人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關系到家庭幸福安寧,關系到社會和諧穩定,關系到民族興旺發達。進入新時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少年兒童事業,社會各界對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問題倍加關切,這對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始終高度重視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一直致力于推進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改革發展。自1984年上海市長寧區法院建立第一個專門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合議庭,人民法院從此開啟了一項意義重大的專門審判事業。三十多年來,少年法庭已成為人民法院的重要審判機構,為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預防未成年人犯罪作出了積極貢獻。

   人民法院始終堅持貫徹“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和“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幫助未成年罪犯悔過自新、重返社會。未成年人審判被譽為“特殊的希望工程”。針對近年來殺害、性侵、虐待未成年人,校園欺凌以及利用網絡實施的嚴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犯罪行為,人民法院堅決依法打擊,對挑戰法律和社會倫理底線、性質惡劣的重大犯罪,該判處重刑乃至死刑的堅決依法判處,絕不姑息。

   在少年法庭發展過程中,各地法院積極探索,創立發展了寓教于審、圓桌審判、社會調查、犯罪記錄封存、心理疏導、合適成年人到場、回訪幫教等一系列具有中國特色、適合未成年人特點的審判制度。全國法院涌現出尚秀云、李其宏、詹紅荔、陳海儀等一批熱心奉獻未成年人事業、具有豐富專業審判經驗的少年法官先  進典型。少年法庭成為人民法院的“金字招牌”,未成年人保護成為我國司法人權保障的一大亮點。

   進入新時代,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未成年人的成長環境發生巨大變化。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既面臨新的發展機遇,也面臨嚴峻挑戰。為適應新時代要求,充分發揮審判職能,大力推動未成年人保護事業發展,最高人民法院根據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相關精神,對2010年出臺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少年法庭工作的意見》進行了修訂和完善。

   本次發布的《意見》分7個部分,共30條。主要有以下五個新的特點:

   一是重新界定少年法庭的受案范圍。為深化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綜合審判改革,厘清未成年人審判與刑事、家事審判的分工,《意見》對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受案范圍作出統一、明確的規定,將與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關系密切的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及行政訴訟案件納入少年法庭受案范圍,以保證案件數量和審判工作的平衡,更有針對性的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二是探索加強未成年人審判機構新路徑。近年來,受多種因素影響,未成年人審判專門機構發展面臨許多困難,為貫徹落實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關于應當確定專門機構或者指定專門人員,辦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負責預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的要求,《意見》規定,堅持未成年人審判的專業化發展方向,加強組織領導和業務指導,加強審判專業化、隊伍職業化建設。最高人民法院設立未成年人審判領導工作機制,加大對全國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組織領導、統籌協調、調查研究、業務指導。高級人民法院相應設立未成年人審判領導工作機制,中級人民法院和有條件的基層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況和需要,設立未成年人審判領導工作機制。地方各級人民法院要結合內設機構改革,充實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力量,加強未成年人審判組織建設。從審判實踐來看,未成年人案件多數在基層法院,因此,《意見》提出,探索通過對部分城區人民法庭改造或加掛牌子的方式設立少年法庭,審理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行政案件,確保未成年人依法得到特殊、優先保護。

   三是提出在少年法庭配備專門員額法官的新要求。《意見》指出,各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未成年人審判的工作特點和需要,為少年法庭配備專門的員額法官和司法輔助人員。要選用政治素質高、業務能力強、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法官負責審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采取措施保持未成年人審判隊伍的穩定性。

   四是建立新的未成年人案件司法統計指標體系。目前的司法統計指標中,部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數據,沒有從成人案件的數據中分離出來,進行專門統計。因此,《意見》明確提出,“對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實行專門統計。建立符合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特點的司法統計指標體系,掌握分析涉及未成年人案件規律,有針對性地制定和完善少年司法政策!

   五是建立新的未成年人審判工作考核機制。由于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特殊性,審判前后大量的延伸幫教工作,對教育矯治未成年人具有重要意義,充分體現了人民法院的責任擔當。為準確反映、科學評價少年法庭、少年法官的工作業績,調動、激勵工作積極性,《意見》提出,對未成年人審判進行專門的績效考核。要落實《未成年人保護法》關于實行與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相適應的評價考核標準的要求,將社會調查、心理疏導、法庭教育、延伸幫教、法治宣傳、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等工作納入績效考核范圍,不能僅以辦案數量進行考核。

   我們相信,本次《意見》的發布,對提升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能力水平,解決未成年人審判實踐中的問題,推進未成年人保護事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衷心感謝長期以來一直關心、關愛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各界朋友,希望社會各界更加重視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讓我們共同努力,為廣大未成年人的健  康成長營造安定和諧的社會環境。

法發〔2020〕45號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意見

  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切實做好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不斷提升未成年人審判工作能力水平,促進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少年司法制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結合人民法院工作實際,就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提出如下意見。

  一、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認識做好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重大意義

  1.未成年人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未成年人的成長環境出現新的特點。進入新時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更加重視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社會各界對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問題更加關切。維護未成年人權益,預防和矯治未成年人犯罪,是人民法院的重要職責。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是人民法院積極參與國家治理、有效回應社會關切的必然要求。

  2.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只能加強、不能削弱。要站在保障億萬家庭幸福安寧、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高度,充分認識做好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重大意義,強化使命擔當,勇于改革創新,切實做好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

  3.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要堅持黨對司法工作的絕對領導,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則,確保未成年人依法得到特殊、優先保護。對未成年人犯罪要堅持“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和“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

  4.對未成年人權益要堅持雙向、全面保護。堅持雙向保護,既依法保障未成年被告人的權益,又要依法保護未成年被害人的權益,對各類侵害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要依法嚴懲。堅持全面保護,既要加強對未成年人的刑事保護,又要加強對未成年人的民事、行政權益的保護,努力實現對未成年人權益的全方位保護。

 二、深化綜合審判改革,全面加強未成年人權益司法保護

  5.深化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綜合審判改革,將與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關系密切的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及行政訴訟案件納入少年法庭受案范圍。少年法庭包括專門審理涉及未成年人刑事、民事、行政案件的審判庭、合議庭、審判團隊以及法官。

  有條件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工作需要,在機構數量限額內設立專門審判庭,審理涉及未成年人刑事、民事、行政案件。不具備單獨設立未成年人案件審判機構條件的法院,應當指定專門的合議庭、審判團隊或者法官審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

  6.被告人實施被指控的犯罪時不滿十八周歲且人民法院立案時不滿二十周歲的刑事案件,應當由少年法庭審理。

  7.下列刑事案件可以由少年法庭審理:

  (1)人民法院立案時不滿二十二周歲的在校學生犯罪案件;

  (2)強奸、猥褻等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

  (3)殺害、傷害、綁架、拐賣、虐待、遺棄等嚴重侵犯未成年人人身權利的犯罪案件;

  (4)上述刑事案件罪犯的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撤銷緩刑等刑罰執行變更類案件;

  (5)涉及未成年人,由少年法庭審理更為適宜的其他刑事案件。

  未成年人與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一般應當分案審理。

  8.下列民事案件由少年法庭審理:

  (1)涉及未成年人撫養、監護、探望等事宜的婚姻家庭糾紛案件,以及適宜由少年法庭審理的離婚案件;

  (2)一方或雙方當事人為未成年人的人格權糾紛案件;

  (3)侵權人為未成年人的侵權責任糾紛案件,以及被侵權人為未成年人,由少年法庭審理更為適宜的侵權責任糾紛案件;

  (4)涉及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

  (5)涉及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其他民事案件。

  9.當事人為未成年人的行政訴訟案件,有條件的法院,由少年法庭審理。

  10.人民法院審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應當根據案件情況開展好社會調查、社會觀護、心理疏導、法庭教育、家庭教育、司法救助、回訪幫教等延伸工作,提升案件辦理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三、加強審判機制和組織建設,推進未成年人審判專業化發展

  11.堅持未成年人審判的專業化發展方向,加強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組織領導和業務指導,加強審判專業化、隊伍職業化建設。

  12.大力推動未成年人審判與家事審判融合發展,更好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促進家庭和諧、社會安定,預防、矯治未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審判與家事審判要在各自相對獨立的基礎上相互促進、協調發展。

  13.最高人民法院建立未成年人審判領導工作機制,加大對全國法院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組織領導、統籌協調、調查研究、業務指導。高級人民法院相應設立未成年人審判領導工作機制,中級人民法院和有條件的基層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況和需要,設立未成年人審判領導工作機制。

  14.地方各級人民法院要結合內設機構改革,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關于應當確定專門機構或者指定專門人員辦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負責預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的要求,充實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力量,加強未成年人審判組織建設。

  15.探索通過對部分城區人民法庭改造或者加掛牌子的方式設立少年法庭,審理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行政案件,開展延伸幫教、法治宣傳等工作。

  16.上級法院應當加強對轄區內下級法院未成年人審判組織建設工作的監督、指導和協調,實現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上下統一歸口管理。

  四、加強專業隊伍建設,夯實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基礎

  17.各級人民法院應當高度重視未成年人審判隊伍的培養和建設工作。要選用政治素質高、業務能力強、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熱愛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工作和善于做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工作的法官負責審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采取措施保持未成年人審判隊伍的穩定性。

  18.各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未成年人審判的工作特點和需要,為少年法庭配備專門的員額法官和司法輔助人員。加強法官及其他工作人員的業務培訓,每年至少組織一次專題培訓,不斷提升、拓展未成年人審判隊伍的司法能力。

  19.各級人民法院可以從共青團、婦聯、關工委、工會、學校等組織的工作人員中依法選任人民陪審員,參與審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審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人民陪審員應當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具備一定的青少年教育學、心理學知識,并經過必要的業務培訓。

  20.加強國際交流合作,拓展未成年人審判的國際視野,及時掌握未成年人審判的發展動態,提升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水平。

  五、加強審判管理,推動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實現新發展

  21.對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實行專門統計。建立符合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特點的司法統計指標體系,掌握分析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規律,有針對性地制定和完善少年司法政策。

  22.對未成年人審判進行專門的績效考核。要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關于實行與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相適應的評價考核標準的要求,將社會調查、心理疏導、法庭教育、延伸幫教、法治宣傳、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等工作納入績效考核范圍,不能僅以辦案數量進行考核。要科學評價少年法庭的業績,調動、激勵工作積極性。

  23.完善未成年人審判檔案管理制度。將審判延伸、判后幫教、法治教育、犯罪記錄封存等相關工作記錄在案,相關材料訂卷歸檔。

  六、加強協作配合,增強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的工作合力

  24.加強與公安、檢察、司法行政等部門的協作配合,健全完善“政法一條龍”工作機制,嚴厲打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有效預防、矯治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全面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25.加強與有關職能部門、社會組織和團體的協調合作,健全完善“社會一條龍”工作機制,加強未成年人審判社會支持體系建設。通過政府購買社會服務等方式,調動社會力量,推動未成年被害人救助、未成年罪犯安置幫教、未成年人民事權益保護等措施有效落實。

  26.加強法治宣傳教育工作,特別是校園法治宣傳。充分發揮法治副校長作用,通過法治進校園、組織模擬法庭、開設法治網課等活動,教育引導未成年人遵紀守法,增強自我保護的意識和能力,促進全社會更加關心關愛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七、加強調查研究,總結推廣先進經驗和創新成果

  27.深化未成年人審判理論研究。充分發揮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少年審判專業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少年司法研究基地作用,匯聚各方面智慧力量,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研究,為有效指導司法實踐、進一步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少年司法制度提供理論支持。

  28.加強調查研究工作。針對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的熱點、難點問題,適時研究制定司法解釋、司法政策或者發布指導性案例、典型案例,明確法律適用、政策把握,有效回應社會關切。

  29.加強司法建議工作。結合案件審判,針對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的薄弱環節,有針對性、建設性地提出完善制度、改進管理的建議,促進完善社會治理體系。

  30.認真總結、深入宣傳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經驗和改革創新成果。各級人民法院要結合本地實際,在法律框架內積極探索有利于強化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的新機制、新方法。通過專題片、微電影、新聞發布會、法治節目訪談、典型案例、重大司法政策文件發布、優秀法官表彰等多種形式,強化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宣傳報道,培樹未成年人審判工作先進典型。

 

文章出處:最高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

大乐透140期开奖现场视频 大乐透重号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平台租用 北京快3往期遗漏 平特肖二中二赔多少 七乐彩玩法与奖金 ds真人游戏_欢迎您 澳洲幸运10历史记录 澳洲幸运10官方开奖网 河北体彩4场进球samplingid115 体彩云南快乐123 金钥匙平特坡彩图17年 怎样下载甘肃福彩快3 2021曾道人特码资料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一定牛内蒙古快三开奖 og东方馆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