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設為首頁 舊版查詢 高級搜索
關注:
當前位置: 審判

省法院發布首批全省法院參閱案例

發布時間:2020-12-24 16:09:50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于發布第一批參閱案例的通知

為加強和促進全省法院案例指導工作,充分發揮案例總結審判經驗、統一裁判尺度的作用,省法院制定出臺《關于參閱案例工作的規定(試行)》,對我省法院參閱案例的條件、審查和發布程序、效力和運用等作出明確規定。并重新修訂《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工作規則(試行)》,將討論、發布對本轄區審判工作具有指導意義的參閱案例規定為審判委員會的重要職責。

上述制度規定出臺后,全省各級法院積極推薦備選案例,省法院研究室作為主管部門認真審核把關,共同致力參閱案例制度貫徹落實。經過層層嚴格把關,并經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20)第34次會議、第44次會議討論通過,目前已確定“河北金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因申請訴中財產保全損害責任糾紛案”“肖軍詐騙再審改判無罪案”兩個案例為河北法院第一批參閱案例。

本次發布的第1號參閱案例,是關于認定訴訟財產保全申請是否存在過錯、申請人應否承擔賠償責任的典型案例。財產保全制度是民事訴訟的重要制度之一,對于保證人民法院生效判決的順利執行,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具有重要作用!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五條規定,財產保全申請有錯誤的,申請人應當賠償被申請人因財產保全所遭受的損失。但在司法實踐中,如何認定“財產保全申請有錯誤”、“因財產保全所遭受的損失”存在一定分歧!昂颖苯鹗シ康禺a開發有限公司訴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因申請訴中財產保全損害責任糾紛案”旨在為此類案件提供有益借鑒。

本次發布的第2號參閱案例,是關于借款到期未還情形下能否認定構成詐騙罪的典型案例,也是涉及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典型案例。詐騙罪如何認定“非法占有目的”,一直是司法實踐中的難點問題!靶ぼ娫p騙再審改判無罪案”案例的裁判要旨明確,對于借款到期未還是否存在“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應當結合借款人主體身份是否真實、借款去向、有無還款能力、有無實際還款行為以及還款態度是否積極等事實進行綜合審查判斷。該案例還明確樹立了證據不足不能定罪、刑事審判應當保持謙抑的基本理念,為此種情形下判斷罪與非罪提供借鑒。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20年12月23日

(此件公開發布)

 河北法院參閱案例第1號

河北金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因申請訴中財產保全損害責任糾紛案

(2020年11月3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34次會議討論通過)

關鍵詞 民事財產保全 過錯責任原則 申請錯誤 賠償責任 

參閱要點

申請訴中財產保全損害責任糾紛,應適用侵權責任法規定的過錯責任原則,以申請人存在重大過錯作為其承擔民事責任的前提條件。申請人出于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使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與申請人的訴訟請求產生不合理的偏差,如申請人的起訴明顯不具有合理性,申請保全明顯不適當、未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或者申請保全的目的并非為了保證判決順利執行等,該差額范圍內的財產保全申請屬于申請錯誤,申請人應當賠償被申請人因此受到的損失。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六條 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根據法律規定推定行為人有過錯,行為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零五條 申請有錯誤的,申請人應當賠償被申請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損失。

當事人基本情況

原告(二審被上訴人):河北金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北金圣公司)。

被告(二審上訴人):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興環球公司,原河北建設集團中誠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

被告(二審上訴人):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以下簡稱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

上訴人(一審被告):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安保險公司)。

基本案情

2011年7月28日,中誠公司(2013年7月11日名稱變更為國興環球公司)與河北金圣公司簽訂《委托代建協議》,約定河北金圣公司代建位于香河縣蔣辛屯聞莊村的富力(北京)公司項目村民回遷安置房屋,項目共計24225萬元。2011年7月至9月,中誠公司分三筆向河北金圣公司支付代建費1100萬元。2016年11月10日,案外人香河新興示范區管委會與國興環球公司簽訂《交接備忘錄》,約定國興環球公司作為香河新興示范區小朱莊等9個村的一級開發單位,負責示范區全部拆遷安置補償、村民回遷房屋建設及土地一級開發整理工作。國興環球公司在開發范圍內委托河北建設集團香河盛世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建設京東新城一期回遷房社區,現京東新城一期回遷房社區產權、物業管理權、財務賬及相關資料均由國興環球公司接管。2017年7月9日,案外人新疆瑞基工程建設有限責任公司與黃成貴及香河新興示范區管委會簽訂《協議書》,約定由新疆瑞基工程建設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京東新城回遷樓續建項目,具體由黃成貴施工,項目建成后,由負責村民回遷的企業予以回購,河北金圣公司前期支付給黃成貴的建設費用,列入總工程建設費用。

2017年8月28日,國興環球公司以河北金圣公司為被告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解除《委托代建協議》,責令河北金圣公司返還代建費1100萬元,并支付國興環球公司違約金100萬元、逾期完工違約金1.217億元。2017年12月13日,國興環球公司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申請書,申請將訴訟請求變更為:依法確認委托河北金圣公司代建的“香河縣蔣辛屯鎮聞莊村京東新城一期續建項目共計八棟樓”屬于國興環球公司所有,判令河北金圣公司支付逾期完工違約金1.337億元。2017年8月28日,國興環球公司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財產保全申請書》,申請對河北金圣公司1.3億元存款或等值財產予以查封、扣押,并提供河北金圣公司擁有的京東新城一期續建項目及股權等財產線索,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保單保函》。2017年9月6日,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查封、凍結河北金圣公司名下銀行存款1.3億元或其他等值財產。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據(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裁定書,凍結了河北金圣公司持有的河北海域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10%股權及河北科地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40%股權,凍結期限3年;查封了河北金圣公司名下的香國用(2014)第0035號與香國用(2014)第0036號兩塊土地使用權,查封期限3年;要求新疆瑞基工程建設有限責任公司協助扣留應付款項1.3億元,期限3年。河北金圣公司對以上保全行為提出復議,主張國興環球公司存在惡意訴訟,查封超過訴訟標的,同時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保全標的置換申請,申請以第三人無水港公司名下1.3億元存款作為擔保,請求解除(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裁定書項下全部保全措施,國興環球公司出具意見書不同意河北金圣公司提出的置換保全申請。2017年12月16日,河北金圣公司與無水港公司簽訂擔保協議,約定以無水港公司名下存款1.3億元為河北金圣公司訴訟保全財產提供擔保,河北金圣公司以1.3億元為基數,按月利率1%的標準計算利息。無水港公司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擔保承諾函,承諾以名下1.3億元存款置換(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裁定書項下全部被保全財產。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后,認為河北金圣公司申請請求符合法律規定,無水港公司以1.3億元存款提供擔保屬實,作出(2017)冀10民初146號之一、(2017)冀10民初146號之二民事裁定書,于2017年12月27日凍結擔保人無水港公司名下銀行存款1.3億元,解除(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裁定書項下全部財產保全措施。2018年12月13日,河北金圣公司通過滄州銀行香河支行向無水港公司支付利息(含擔保費)13946666.66元。

2018年2月22日,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判決書,認為國興環球公司主張的“香河縣蔣辛屯鎮聞莊村京東新城一期續建項目”與《委托代建協議》中約定的“富力(北京)公司項目村民回遷樓”不能證明為同一工程,且“香河縣蔣辛屯鎮聞莊村京東新城一期續建項目”權屬無法確定,現由香河新興示范區管委會監管,此外《委托代建協議》已通過雙方實際行為終止履行,判決駁回國興環球公司全部訴訟請求。國興環球公司不服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冀10民初146號民事判決書,2018年7月6日向河北高院提出上訴。2018年9月27日,河北高院作出(2018)冀民終729號民事判決書,認為:國興環球公司和河北金圣公司簽訂《委托代建協議》并向河北金圣公司支付1100萬元后,因履行代建事項所需的前提條件并未完全成就,雙方在協議中對相關義務的約定亦不夠完善和明確,故《委托代建協議》所約定的事項長期未能取得實際進展,雙方對此現狀均為明知,該《委托代建協議》事實上已終止履行。另認為,國興環球公司初始訴請即為返還代建費1100萬元,且《委托代建協議》無繼續履行可能,為減少雙方訴累,完整解決糾紛,判決河北金圣公司返還國興環球公司代建費1100萬元,并自2011年9月22日起至實際返還完畢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駁回國興環球公司其他訴訟請求。2018年10月24日,被凍結的無水港公司名下1.3億元存款解凍1.1億元,其余2000萬元凍結至今。

2018年11月,河北金圣公司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國興環球公司向河北金圣公司支付在訴訟中采取保全措施造成經濟損失7655302.03元;2、判令華安保險公司、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3、案件受理費由國興環球公司、華安保險公司、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承擔。本案審理中,河北金圣公司稱,當時急于起訴,代理人未掌握全部證據,后才知道河北金圣公司與無水港公司簽訂了《擔保協議》,并約定了按年利率12%計算利息及擔保費,故將第一項訴訟請求變更為:請求人民法院判令國興環球公司向河北金圣公司支付在訴訟中采取保全措施給其造成經濟損失18409999.99元。

裁判結果

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17日作出(2018)冀10民初530號民事判決:一、被告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河北金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支付訴訟保全損害賠償金10885479.34元;二、被告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被告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對上述第一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宣判后,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向河北高院提起上訴。河北高院于2020年5月28日作出(2019)冀民終896號民事判決:一、撤銷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冀10民初530號民事判決;二、國興環球土地整理開發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河北金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支付訴中財產保全損害賠償金3945986.3元;三、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廊坊中心支公司對上述第二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裁判理由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1.國興環球公司提起訴訟且申請保全的行為是否存在主觀過錯;2.如果國興環球公司存在主觀過錯,如何確定河北金圣公司的損失;3.如果國興環球公司承擔損害賠償責任,華安保險公司、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應否承擔連帶責任。

二審法院認為,關于國興環球公司申請保全是否存在錯誤!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五條規定,申請有錯誤的,申請人應當賠償被申請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損失。該條的立法本意旨在防止當事人濫用訴訟權利,不當損害他人合法權益。即申請人享有相關民事強制措施利益的同時,也應承擔相應的風險責任。因申請訴中財產保全損害責任糾紛屬侵權責任糾紛,該類損害賠償屬于侵權損害賠償,應適用侵權責任法規定的過錯責任原則,以申請人存在過錯作為其承擔民事責任的前提條件。由于財產保全是民事訴訟的一項基本制度,可以有效防止被告在訴訟程序啟動后轉移財產、逃避債務,保證判決順利進行。如果對申請人設定過于嚴格的過錯認定標準,必然會對善意當事人依法通過訴訟保全程序維護自己權利造成妨礙,影響訴訟保全制度功能的發揮。為了平衡申請人和被申請人之間的利益,在保障申請人合法權利的同時,防止其濫用財產保全制度而使他人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對申請人過錯的認定應當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不能僅基于判決結果來推定申請人主觀狀態的可歸責性,只有申請人出于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使訴訟請求與生效判決產生不合理的偏差,該差額訴訟請求范圍內的財產保全申請才屬于錯誤,由此給被申請人造成的損害,申請人才應當賠償。否則申請人不承擔賠償責任。如何判斷申請人的主觀過錯,應結合具體案情,通過審查申請人起訴是否合理、申請保全是否適當以及申請保全是否為了保證判決執行、訴訟中是否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等因素。首先,本案中《委托代建協議》于2011年7月28日簽訂,協議約定2011年10月30日全面交工,達到入住條件。代建內容不僅包括八棟樓的工程建設,還包括征地、拆遷、項目勘察、設計等諸多工作,該協議在約定時間內顯然無法完全履行。且該協議約定委托代建項目的總投資為24225萬元,國興環球公司僅支付了1100萬元代建費,國興環球公司支付的代建費只占總投資的很小一部分,顯然不能據此認定《委托代建協議》未履行系河北金圣公司違約所致。該協議從簽訂到國興環球公司起訴歷經長達六年時間,國興環球公司除支付了1100萬元代建費之外,雙方再未發生其他履行該協議的行為。國興環球公司對此亦無合理解釋,而河北金圣公司對《委托代建協議》簽訂的背景、目的及履行情況作出了詳細的解釋,具有合理性。國興環球公司自稱2013年7月發生股權變更,公司現任股東和工作人員對簽訂該協議的具體情況均不了解,直到本案二審庭審中,國興環球公司仍無法說清該協議的簽訂和履行情況。國興環球公司以河北金圣公司未依約履行《委托代建協議》為由向河北金圣公司主張1.337億元的高額違約金,卻對支持其訴訟請求所依據的基本事實陳述不清,亦無相關證據支持其訴訟請求,國興環球公司在此種情況下向河北金圣公司主張1.337億元的高額違約金并查封河北金圣公司1.3億元的財產,顯然未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國興環球公司的起訴,不能認定是善意且合理的。其次,國興環球公司申請對河北金圣公司1.3億元存款或等值財產予以查封、扣押,一審法院依據國興環球公司提供財產線索,對河北金圣公司名下香國用(2014)第0035號與香國用(2014)第0036號兩塊土地使用權及股權等財產予以查封、凍結。在河北金圣公司提出以無水港公司名下銀行存款1.3億元置換保全時,國興環球公司明確予以反對。申請財產保全的目的是確保被申請人將來能履行裁判,防范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轉移財產,致使生效法律文書難以執行。如果國興環球公司起訴的目的僅是獲得1.3億元違約金,那么河北金圣公司提供足額貨幣保全,顯然更有利于判決的執行和國興環球公司利益的實現。從國興環球公司不同意以現金保全置換土地保全的態度以及國興環球公司提交的不同意置換查封土地的書面意見,可以看出國興環球公司起訴的目的并不在于獲得違約金,國興環球公司申請財產保全亦非為了保證判決執行。綜上,國興環球公司起訴和申請財產保全均存在明顯過錯,應認定國興環球公司申請保全有錯誤。

關于河北金圣公司所受損失與國興環球公司保全行為是否具有因果關系。國興環球公司主張河北金圣公司所受利息損失并非國興環球公司保全行為造成,而是由河北金圣公司置換行為造成的。國興環球公司查封河北金圣公司的土地影響河北金圣公司對土地的開發、利用,河北金圣公司有權根據自身對土地的使用情況決定是否采取其他保全方式,置換保全財產也是基于國興環球公司申請保全財產這一行為導致的,故河北金圣公司所受損失與國興環球公司申請保全錯誤具有直接的因果關系,國興環球公司主張河北金圣公司的損失與其不具有因果關系依據不足。國興環球公司應對河北金圣公司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一審認定并無不當。

關于河北金圣公司損失數額的認定。國興環球公司上訴主張河北金圣公司并不存在利息損失,河北金圣公司與無水港公司系關聯公司,河北金圣公司在起訴時未提交其與無水港公司的《擔保協議》,亦未按該協議約定的年利率12%主張利息損失,該《擔保協議》明顯系為了訴訟后補的。本院認為,河北金圣公司起訴時僅按年利率6%主張資金占用費損失,并未以《擔保協議》約定的月利率1%主張利息。在起訴狀陳述的事實和理由中亦未提及存在該《擔保協議》。河北金圣公司雖對此作出解釋但不具有說服力。河北金圣公司和無水港公司又系關聯公司,涉案《擔保協議》系為訴訟后補的可能性較大。河北金圣公司主張以《擔保協議》約定的年利率12%計算利息損失,本院不予支持。但法院依法凍結無水港公司的資金,必然影響資金所有人對資金的使用收益,造成相應的利息損失。結合本案實際及國興環球公司的過錯程度,以1.1億元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率計算利息作為河北金圣公司的損失更為客觀、公平。凍結期間一年期貸款利率4.35%,因此河北金圣公司的損失數額為110000000×(4.35%÷365×301)=3945986.3元。   

關于華安保險公司及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是否承擔連帶責任。華安保險公司及華安保險公司廊坊支公司主張河北金圣公司置換保全標的物未經過其同意,故其不承擔責任,該主張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馬艷輝 吳悅 葉密) 

河北法院參閱案例第2號

肖軍詐騙再審改判無罪案

(2020年12月12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44次會議討論通過)

關鍵詞  刑事 詐騙 非法占有目的 證據不足 

參閱要點

對到期未償還借款能否認定詐騙罪,應重點圍繞借款人主體身份是否真實、借款的去向、有無還款能力、有無實際還款行為以及還款態度是否積極等事實,綜合審查判斷借款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對于借款人使用真實身份借款,未攜款逃匿,未查明借款人有無還款能力等關鍵事實,僅以借款人到期未能還款而認定借款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證據不足。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基本案情

原審被告人肖軍,男,1975年7月9日出生于江蘇省無錫市,漢族,大專文化,戶籍所在地:江蘇省無錫市南長區五愛家園103號501室,無錫咖喱盒子餐飲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2016年8月3日,因涉嫌犯詐騙罪被滄州市公安局運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逮捕。

原一審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認定,2014年12月8日,被告人肖軍以無錫咖喱盒子餐飲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咖喱盒子公司)上新項目需要資金為由,向被害人張進軍借款300萬元,期限1個月,利息20%(6萬元)。2014年12月8日、10日,張進軍通過銀行卡轉賬給肖軍名下中國銀行卡分別打款200萬元和100萬元,肖軍在收到300萬元后,將其中的150萬元轉入華秀英的工商銀行卡中,用于歸還其欠林曉旻的個人借款;將其中99.99萬元轉入高扣娣的農業銀行卡上,用于歸還其欠祁學軍的借款;將其中的8.5萬元,用于歸還其欠周波的欠款;還分別給張智軍、王正傳6萬元、1萬元;還向本人農業銀行卡轉入34.5萬元。

另查明,在2014年12月8日之前,被告人肖軍及妻子程春梅名下的房產已經全部在銀行進行借款抵押和二次借款抵押。

又查明,2015年7月24日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就張進軍訴肖軍、程春梅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作出民事判決書,判決肖軍、程春梅償還原告張進軍借款本金300萬元及相應利息。判決生效后該案進入執行程序,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執行庭已執行肖軍、程春梅名下財產共計331161.17元。2017年3月21日,因肖軍涉嫌實施詐騙犯罪,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裁定中止民事判決書的執行。

該院認為,被告人肖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300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被告人肖軍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五十萬元。二、追繳被告人肖軍違法所得三百萬元,返還被害人張進軍。

原審被告人肖軍以無罪為由提出上訴,主要理由是:張進軍及證人與其有利害關系;其借款時有償還能力,到期未還款后,曾與對方協商延緩還款,并轉讓股權表示誠意,有股權轉讓協議為證,也有款項及資產被凍結;沒有逃匿、轉移財產等行為。

原二審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原一審認定一致。

該院認為,上訴人肖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300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肖軍及其辯護人意見,經查不能成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河北高院經再審審理查明,2014年12月8日,原審被告人肖軍向出借人張進軍借款300萬元,期限1個月,利息20%(6萬元)。2014年12月8日、10日,張進軍通過銀行卡給肖軍名下中國銀行卡分別打款200萬元和100萬元,肖軍在收到300萬元后,將其中的150萬元通過華秀英的工商銀行卡歸還其欠林曉旻的借款,99.99萬元通過高扣娣的農業銀行卡歸還其欠祁學軍的借款,8.5萬元歸還其欠周波的欠款。還分別轉給張智軍、王正傳6萬元、1萬元,向本人農業銀行卡轉入34.5萬元。借款到期后,肖軍未如約還款。2015年7月24日,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就張進軍訴肖軍、程春梅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作出(2015)運民初字第1046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肖軍、程春梅償還原告張進軍借款本金300萬元及相應利息。判決生效后該案進入執行程序,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執行庭已扣劃肖軍、程春梅執行款331161.17元。2015年5月18日,肖軍與張進軍簽訂書面協議,將其在清大餐研商務俱樂部(北京)有限公司全部出資轉讓給張進軍。

2017年3月21日,因肖軍涉嫌實施詐騙犯罪,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裁定中止(2015)運民初字第1046號民事判決書的執行。

裁判結果

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審理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肖軍犯詐騙罪一案,于2017年9月15日作出(2017)冀0903刑初185號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人肖軍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肖軍不服,提出上訴,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4日以(2017)冀09刑終562號刑事裁定書,撤銷原判,發回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重新審判。該院另行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7月4日作出(2018)冀0903刑初49號刑事判決,判決被告人肖軍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肖軍不服,提起上訴,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9日作出(2018)冀09刑終462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裁判發生法律效力后,肖軍之母王菊芬不服,提出申訴。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24日以(2019)冀09刑申14號駁回申訴通知書,駁回其申訴。王菊芬仍不服,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該院于2019年11月26日作出(2019)冀刑申90號再審決定書,提審本案。2020年10月30日,該院作出(2020)冀刑再3號刑事判決,對肖軍改判無罪。

裁判理由

河北高院認為,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本罪與民事糾紛區別的根本點在于行為人主觀上是否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在本案中,肖軍向張進軍借款300萬元未全部清償的事實清楚。雖然肖軍在向張進軍借款時公司確實存在資金缺口,但其在借款時以真實身份出具了借條;肖軍在借款時的資產狀況偵查機關未進行審計,其在借款時是否具有履約能力的事實不清;肖軍在借款后仍從事經營活動,未攜款潛逃,且客觀上有一定還款行為,原判認定肖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實施詐騙行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充分。對肖軍及辯護人所提認定其犯詐騙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辯護意見與檢察機關所提肖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證據不足的出庭意見予以采納。經河北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 :一、撤銷滄州中院(2018)冀09刑終462號刑事裁定與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2018)冀0903刑初49號刑事判決;二、原審被告人肖軍無罪。

根據刑法第263條規定,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

(一)關于被告人采用的欺詐手段

在本案中,肖軍供稱其系因資金周轉向張進軍借款,未虛構“踢走小股東”等借款理由,但根據被害人張進軍陳述、證人胡旭陽證言,被告人肖軍稱因公司想上新項目,但有個小股東不同意,所以想把這個小股東的股權收回來,順利推進新項目為由向張進軍借款,雖然肖軍為張進軍出具的借條未寫明借款事由等內容,但根據相關證據可以認定被告人肖軍虛構借款事由的基本事實。雖然肖軍虛構了借款事由,但對于借款行為整體而言并非具有絕對否定性作用,對還款行為不存在根本性影響,應屬于民事欺詐。

(二)關于主觀上以非法占有為目的

民間借貸行為中,行為人虛構借款事由向他人借款,但以真實身份出具借條,具有一定履約能力,亦未攜款逃匿,雖未如約還款,但原判未對被告人履約能力等相關證據查清,認定被告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證據不充分,不應認定為刑事犯罪。

在本案中,根據本案相關證據,肖軍在向張進軍借款300萬元時,其任咖喱盒子公司董事長,該公司正在運營中,偵查機關未對該公司的市值進行審計;其辯稱房產抵押后的殘值以及其它資產、對外債權足以還清300萬元借款,偵查機關亦未對其資產總體情況進行審計,肖軍在向張進軍借款時是否具有履約能力的事實不清。肖軍向張進軍借款后,仍在從事經營活動,并未攜款潛逃。肖軍與張進軍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書證實,其在借款到期后,將其擁有的清大餐研商務俱樂部(北京)有限公司全部出資轉讓給張進軍,客觀上有一定的還款行為。雖然在借款用途上肖軍存在虛構的行為,但綜合本案分析,原判認定肖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實施詐騙行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充分。

(三)關于被告人行為的社會危害性

犯罪行為不僅應具有刑事違法性,還應具有社會危害性。在刑法上將某種行為認定為違法,必須具備一定嚴重程度值得處罰的違法性。刑法之所以把詐騙行為規定為犯罪,是因為這種行為嚴重侵犯他人財產權益,犯罪分子騙取他人財產或者隱匿了身份、住址,或者沒有留下被害人主張權利的證據,或者將騙取的財產揮霍、藏匿等,被害人無法通過正常的民事救濟途徑維護其權益,不采用刑事手段制裁不足以維護正常的社會秩序。根據刑法謙抑性原則,欺騙行為造成的損失能夠通過民事途徑進行救濟的,一般不宜認定為詐騙罪。

在本案中,肖軍未如約還款后,張進軍向滄州市運河區人民法院起訴肖軍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判決肖軍償還原告張進軍借款本金300萬元及相應利息。判決生效后該案進入執行程序,該院已扣劃肖軍執行款331161.17元。肖軍主張其現有資產足以清償該債務,但需變現時間,其造成的損失可以通過民事訴訟予以救濟,社會關系亦能予以修復,不按照犯罪處理符合刑法謙抑性原則。

綜上,河北高院再審對肖軍改判無罪。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劉士文 李霞 張永平)

 

 

關閉窗口

大乐透140期开奖现场视频 竞彩蓝球让分胜负 DG视讯官网平台 最新七星彩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号码振幅走势图 幸运农场定胆技巧 吉林时时彩上市时间 北京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七星彩走势图综合版360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一综合板 体彩20选5复式计箅 排列五走势图带线 360快乐8 黑龙江快乐扑克派 幸运农场杀19码技巧 双色球杀红一绝招 七乐彩2008135期